2018中国失败特色小镇案例分析

2018中国失败特色小镇案例分析

2015年以来,全省各地、各有关单位加快规划建设特色小镇,特色小镇以令人始料不及的速度站上了风口。

特色小镇是助推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要突破口,特色小镇有成功案例,也有失败案例。淘汰不合格小镇,对地方来说,是及时止损;从全局而言,是对特色小镇发展方向和轨道的纠偏,有利于各地特色小镇事业更稳、更好、更健康地发展。

1、警告和降格的浙江省特色小镇

2015年6月4日,第一批浙江省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正式公布,全省10个设区市的37个小镇列入首批创建名单。2016年1月29日,42个小镇入围省级特色小镇第二批创建名单,同时发布省级特色小镇培育名单。2017年8月2日,浙江省级特色小镇第三批35个创建名单正式公布,第二批18个培育名单同时公布。2018年9月13日,浙江省公布了省级特色小镇第四批创建名单21个和第三批培育名单10个。

2015年来,浙江特色小镇创建名单不断扩容,优胜劣汰的力度也不断加大。2015年度,浙江有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对象37个,当年考核结果3个被警告、1个被降格;2016年度,浙江有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对象78个,当年考核结果6个被警告、5个被降格;2017年度,浙江有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对象108个,当年考核结果14个被警告、7个被降格。

2017年度14个年度考核结果为警告的小镇包括:瓯海生命健康小镇、上城南宋皇城小镇、龙泉宝剑小镇、嘉兴马家滨健康食品小镇、桐庐健康小镇、安吉天使小镇、浦江水晶小镇、长兴太湖演艺小镇、玉环时尚家居小镇、萧山湘湖金融小镇、缙云机床小镇、平湖国际游购小镇、景宁畲乡小镇、柯城航埠低碳小镇。7个年度考核结果为降格的小镇包括:天子岭静脉小镇、温岭泵业智造小镇、苍南台商小镇、永康赫灵方岩小镇、秀洲智慧物流小镇、临海国际医药小镇、衢州循环经济小镇。

2、成都龙潭水乡

曾经被冠以“成都清明上河图”、“成都周庄”头衔的成都龙潭水乡在开业运营4年后,成为了成华区龙潭总部经济城的“空城”,最初招商的50多户商家几近全部关门,这个项目作为成都龙潭总部经济城最大的配套项目,如今已成为成都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失败原因:交通不便,缺乏文化影响,游客量断崖式下滑;工业用地变身“旅游地产”,开发商隐瞒土地违法涉嫌诈骗;开发商与商家对簿公堂,隐瞒土地违法事实公开化;开发商纠纷不断,多起官司缠身;停留在纸上的“清明上河图”。

总结:环节策划存在问题,龙潭水乡位于的区域属于待发展地域,除了建筑之外,文化上的混乱、业态上的空白,同时也低估了成都人的消费需求,龙潭水乡号称清明上河园,但现实却看不到任何与之相关的内容,导致文化灵魂不明确;商业思路老套,没搞清产业核心,没有自己的商业特色和亮点,无法留住人心。

3、和仙坊民俗文化村

和仙坊,曾经的人山人海早已不复存在,今日的和仙坊是如此寂寞。

失败原因:从项目规划设计来看,“民俗村模式”同质化严重,景区设施简陋、没有结合当地文化及习俗,而只跟商业有关,并无特色。运营方面,该项目是典型的农村开发旅游项目,由当地居民自营,非统一运营,项目缺乏长期的运营资金。

总结:一是仓促决策,急于求成。负责人急于在任期内做出政绩,对开发项目不进行可行性论证,对项目的选题、定位、规模、经营缺乏周密调查,不考虑当地的具体情况与市场需求。二是步人后尘,缺乏个性。单纯模仿,复制克隆,以致主题雷同,题材重复,使游客在大量的膺品景观面前产生审美视觉的疲劳。三是内容单调,粗制滥造。产品结构单一,创意差,设计粗,品位低,施工劣,体现不出文化品位和地方特色。

4、长沙万达电影乐园

号称世界唯一的,运营仅仅19个月的室内主题公园万达电影乐园于2016年7月31日暂停营业,并对外宣称要进行整体升级改造。许多市民调侃道,电影乐园还没去逛过一次就关门了!不过后来有消息称,武汉电影乐园或将被改造成为武汉首个室内滑雪场项目。

失败原因:项目欠缺规划理念,体验环境差,公司管理层不懂旅游市场行情,在管理上也缺少一个核心领导团队,运作缺少灵魂,娱乐项目过于单调,缺乏刺激性;衍生产品缺乏品牌知名度和创新的设计,价格又高出消费者的心理价位。

总结:主题乐园要有特点和文化内涵,如果跟其他乐园之间没有差异化,没有创意、创新精神,搞跟风建设,最终结果也是死路一条。主题公园项目是系统集成项目,涉及资金投入、科学技术、文化积淀、创意创新、建设运营、知识产权等等,中国的落后是全面的,不仅局限在技术角度。

页面: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