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建设乱象不断,应理性规划、及时止损

特色小镇建设乱象不断,应理性规划、及时止损

自国家2016年提出发展特色小镇以来,特色小镇以令人始料不及的速度站上了风口。特色小镇是助推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要突破口,淘汰不合格小镇,对地方来说,是及时止损;从全局而言,则是对特色小镇发展方向和轨道的纠偏,有利于各地特色小镇事业更稳、更好、更健康地发展。

2018年3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实施2018年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中表示:对已公布的两批403个全国特色小城镇、96个全国运动休闲特色小镇,开展严格测评及优胜劣汰。

特色小镇建设热情高涨、乱象不断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国家级特色小镇自诞生到现在一共有403个。不过结合之前的运动式建设热情以及尚未公布计划的省份推算,全国至少会出现2000多个省级特色小镇。

由于资源禀赋先天不足,一些数量庞大、区别度不高的“文旅特色小镇”最终建成了“小吃一条街”。还有一些所谓的特色小镇,不过是名字形形色色,内容却千篇一律。比如,中部某省打造了一个“香菇小镇”。对此,当地居民评价称,“挂羊头卖狗肉,这哪里是什么特色小镇,简直就是企业的一个大型香菇生产基地”。

还有一些地方,对特色小镇建设不知如何入手,便把小镇建设等同于形象改造,将大量资金用于“穿衣戴帽”。这一说法针对的是城市街道外立面的更新改造,却给百姓增添了不少麻烦。本是老百姓的自住房,屋外却被“穿”上统一的仿古建筑“服装”,“戴”上灰瓦“帽子”。如此一番,一些原本具有历史文化基因的小镇,遭到了“开发式”破坏。

与“穿衣戴帽”类似,还有一种“人造景观”在小镇建设中也颇为常见。一些不具备特色小镇建设条件的地区,想方设法挤进小镇建设项目,打起了挖湖、造绿、扩建湿地的歪主意。一些原本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小镇,文脉传承就此被割断。

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截至2018年7月,房企销售排行榜TOP100中有71家涉足或参与特色小镇项目,累计涉及项目数量数百个,房企涉足特色小镇的数量最多,程度最深。众多房企纷纷抢占特色小镇的风口,但至今并没有哪家是特别成功的,都处于探索中。“房地产公司做特色小镇,基本上失败的概率是90%。”深圳华侨城文化集团总经理胡梅林近日直言。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所长邹进泰指出:“从国家角度看,要求小城镇严控房地产用地指标,制定相关政策很有必要。打着特色名号,实质是房地产运作的投标商兴风作浪,不仅会抬高房价,还会影响实体经济的成本,对小城镇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应从过去教训中吸取经验,不能任由房地产化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宏山表示:“房地产在小城镇发展是正常的,但这需要与小城镇的发展相契合。特色小镇是优中选优的项目,如果仅仅将房地产作为主体产业,那就失去特色可言了。随着人口的集聚,小镇本身有发展房地产的愿望与需求,但单纯依靠房地产发展,小镇的前途是灰色的。发展不能仅靠盖房子,还要靠特色产业来支撑,如果以房地产建设特色小镇,那就把这个概念理解错了。”

特色小镇建设应理性规划、及时止损

在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看来,浙江的特色小镇经验为全国特色小镇的建设指明了一条路:“特色小镇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其产业按照市场规律发展起来,而且是自发形成,有其内在生命力,并不完全是由政府推动的。”

浙江汇聚了目前最成功的特色小镇集群,而在这些小镇中,乌镇是特色小镇“蛋糕上的红樱桃”。这种由行政推动让渡到市场主宰的发展模式,可以成为创建特色小镇的一个绝佳效仿案例。“乌镇既是文化运作模式,也是资本运作的成功案例。小镇里的原住民与游客都能在传统的外观中,享受到现代化生活方式。”知名财经评论家叶檀说。

不过与特色小镇的“浙江模式”相比,更多城市在建特色小镇的路上迷失了方向。曾有人给已建成的特色小镇进行了一次盘点: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小镇卖概念、情怀;新中式建筑风格小镇卖茶、瓷器和丝织品;欧式风情小镇不是扎堆的奢侈品店,就是待建的商品房;文化旅游小镇专门开民宿“蒙”外地人;智慧小镇就是微信可以扫码付款;与乡土田园相关的园区“潮”,与欧美名字沾边的小镇大都很“土”。

就特色小镇的建设问题,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陆铭有过一个通俗易懂的解释:“就好比开餐馆,如果你的菜品多,做出的菜味道好,那么不管你开的店离城市有多远,总还是会有人光临的,因为别人愿意花费时间成本去品尝;如果你炒的菜没什么特色,你就应该选择离城市近一点的地段。”

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旅游管理系副教授王学峰表示:“当前大投资逐利匹配大项目建设的现象普遍存在,部分开发商投建特色小镇功利性强,希望能迅速收回成本,导致精品项目少,复制项目多。实际上,小镇项目的后期运营以及可持续的商业运营模式才是至关重要的。‘只给生命,不给生命力’的做法不可持续。”

需要注意的是,特色小镇问题的凸显和缓解,政府角色定位是一大关键。“地方政府应该有留白意识,也就是条件不到,不要贸然推动建设特色小镇。”冯奎认为,“在特色小镇规划建设中,政府要倡导小镇发展的新理念,对于土地生态、规划要有控制,要明确企业是主体、政府是主导,要重视市场化主体的作用,政府主要是从规划上进行理念引领和管控,并对重要的风险点进行把握,而不是大包大揽,更不是赤膊上阵,非理性地发展特色小镇。”

一个好的特色小镇,应该是好的内容生产者和生活方式提倡者。需要用百年思维,扎下根来充分挖掘、整理、记录当地的历史遗存,并与当地的特色产业相融合,实现“产城人文”良好互动与发展。特色小镇的下半场,考验的是政府、企业和百姓的经验和耐心。

文章来源:特色小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