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央一号文件对乡村规划的新要求

2019中央一号文件对乡村规划的新要求

2019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明确强调,强化乡村规划引领,实现规划管理全覆盖。以县为单位抓紧编制或修编村庄布局规划。按照先规划后建设的原则,通盘考虑土地利用、产业发展、居民点建设、人居环境整治、生态保护和历史文化传承,注重保持乡土风貌,编制多规合一的实用性村庄规划。那么我国乡村建设发展至今存在哪些问题?该如何编制实用性村庄规划呢?

我国乡村建设存在的问题

随着我国乡村经济的发展和农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乡村房屋新建、改建的需求十分迫切,乡村房屋建设量大、面广、速度快,一栋栋新房拔地而起,一座座村庄改头换面。但由于乡村规划缺失、房屋设计凌乱、政府管理不到位,乡村快速建设中的许多问题也逐渐显现出来。

一是乡村建设无规划,想建哪就建哪,甚至毁坏耕地用以建房,导致新建的房屋横七竖八、杂乱无章,耕地面积逐年减少。

二是房屋的建筑形式缺少规范,房屋的高矮大小不一,外立面设计得五花八门,外墙砖及屋顶的颜色不统一,房屋外观要么极其简单,要么千奇百怪,导致“只见新房不见村”。

三是房屋建设没有与本村的历史、文化、习俗、传统相结合,照搬城市住宅建设模式,导致乡村不像乡村,失去了原有的乡土特色。

四是盲目地拆毁了原来富有民族特色、地方风格的老房子,导致原本十分美丽、富有个性的传统村落逐渐消失。

五是建新不拆旧,一户占两宅,一方面导致土地被非法占用,另一方面导致村庄风貌遭到破坏。

六是房屋建设与村庄公共设施的建设没有形成有机的衔接、和谐的统一,生活空间、生产空间、生态空间杂乱无章,无法满足当代农民现代化生产、生活的实际需要。

乡村振兴对乡村规划的新要求

1、应当以县为单元制定全域乡村规划

乡村振兴对乡村规划提出了新要求,在规划设计时应当以县为单元制定全域乡村规划。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县域乡村规划应当超越过去乡村建设规划和村庄布点规划的范畴,从产业、空间、环境、政策等乡村振兴的各个方面进行研究。

产业振兴是乡村振兴的核心,产业振兴的重点是农业振兴。农业是中国绝大多数乡村地区的主导产业,但目前我国农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有规模化不足、产业化不足、农产品价值不足、流通渠道不畅等。农业振兴需要在县域乡村规划层面,为未来农业规模化所需要的农田进行合理的空间安排、为农业产业化探讨合理的土地制度安排。

为了适应规模化、现代化农业的发展以及快速城镇化的需求,对乡村布局的合并、迁移等空间调整客观上是必要的,但这种调整应当以尊重农民的利益和意愿为前提,结合城镇化进程和农业产业化发展有序推进,以时间换空间。

乡村振兴应坚持绿色发展,保护自然生态。生态环境的保护往往是区域性的,这就需要从县域甚至更高的层面制定规划目标和策略。

2、应当制定与城市规划体系相衔接的乡村规划体系

目前被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体系为三层次规划体系为“总规——控规——修详”。但在乡村规划层面简单的“两图一书”模式未必可行,近年来美丽乡村规划丰富了乡村规划的内涵,但无法大规模推广。这就需要乡村规划师们在如何编制多规合一的实用性村庄规划方面多作研究,多下功夫

3、应当建立具有操作性的村庄规划模式

相对于全域乡村规划的战略性、乡村群规划的控制性,村庄规划应当更偏重于对近期建设实施的指导,以解决问题为根本导向,强化其操作性。由于每个村庄的发展条件、资源禀赋、主要矛盾、重点思路都有所差异,因此村庄规划应当容许各种不同的范式,而不应囿于标准化的模板。

乡村规划要重点关注四大问题

一是要避免乡村规划城市化。乡村规划应“因天才,就地利”,切忌生搬硬套、一刀切。现在城市规划更多是因为工业化的推动,而乡村规划一部分是来源于乡村土地整治,两者可以融合,但不能用城市化的方式再把乡村格式化一遍。

二是要避免乡村规划工业化。要避免再出现“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工业化问题,促进农村加快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三是要避免乡村规划资本化。乡村规划要正确处理人地钱的关系,要用好资本,而不应被资本绑架。

四是乡村规划要避免背负太多负担。空间规划要有所为有所不为,重点聚焦慢变量的要素,不要把所有快变量放到慢变量里。此外,在表现形式上要简明实用。

乡村振兴不是要求所有村都千篇一律,需要因地制宜,根据村庄特色采取不同的发展模式。发展同时要注重与绿色相结合,从效率、和谐、持续等方面出发,解决目前存在的粗放无序的问题。跳出土地谈土地,回到公平和效率的角度,才能有效缓解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今后的规划应多从系统化的角度思考,把绿色与现代化的目标相结合,把绿色与农业、农村、农民、农地“四农”问题相结合,把绿色与国土综合整治相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