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震东:新时代、新经济与新乡村

罗震东:新时代、新经济与新乡村

一、新时代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总书记界定了新时代的概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但我理解的新时代还有更多重要意义,比如互联网它已不仅仅是一种交流的渠道和工具,更是一种基础设施。

二、新经济

当互联网在不断的影响我们的社会生活的同时,其实乡村也并没有隔离在这样一个基础设施之外,互联网对乡村的影响已经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正是表现在新经济上。

过去我们看到城镇化率在不断快速增长的时候,大量的要素资源在向城市集中,而今天,快速城镇化的进程即将结束,城乡的要素和资源在这样的新经济下将实现新一轮再平衡。有些人会提到逆城镇化概念,这个概念其实真的值得探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有很多要素和资源正在向乡村转移。这种城乡关系的再平衡,为我们理解新的乡村提供了一个很大的背景。

与此同时,互联网技术和平台作为赋能,为很多乡村农民和产业提供了新的机会。在过去三四年开展的淘宝村研究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大量过去已经被大工业规模化生产挤压得没有出路的手工业开始走向复兴。这些其实都是一些新的经济现象,在城乡之间的障碍日益消弥的情况下,新的经济现象就会产生。

三、新乡村

新时代的需求和新经济的促发,产生了新的乡村现象或者类型。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淘宝村(电商村)、网红村。

淘宝村:互联网+实体经济

——经济内生

淘宝村,也可以称为电商村,因为现在很多村庄不仅做淘宝,还做京东、唯品会和拼多多等。农村的产业整体发展和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格局是高度吻合的,所以 “胡焕庸线”很清晰,我们会看到东中西部的梯度格局,也会看到不同地方的产业特色。由此看来,中国的乡村从来没有脱离大的经济范畴,有的时候只是我们没有去发现。

网红村:互联网+旅游经济

——经济外生

另一类村庄叫网红村,目前这个概念还没有得到学术界的正式认可。通过相关概念的研究,我对网红村的界定是参照网红的概念——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或长期持续输出专业知识而红的人。这些村庄其实也是在互联网这样一个媒体环境下,依靠视觉景观被网民大量关注而走红的乡村空间。在这些空间走红了之后,就会带来一系列的经济现象,甚至可以看到很深刻的经济变革。如果刚才所说到的淘宝村属于一种更多的内生型经济增长村庄,那么这些网红村则属于外生型,它的经济来源于你的关注,也来源于关注之后的一系列消费活动。

杭州富阳东梓关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