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震东:美丽乡村建设—淘宝村、网红村的故事

罗震东:美丽乡村建设—淘宝村、网红村的故事

新时代的需求和新经济的促发,产生了新的乡村现象或者类型。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淘宝村(电商村)、网红村。

一、淘宝村的故事

1、淘宝村的增长与分布

从淘宝村的增长和分布情况来看,已经由2014年的212个发展到2017年的2118个,短短三年时间增长了十倍。这些大量出现的淘宝村都集聚在我国东部沿海地区,比如2017年,通过核密度分析可以看到,在2118个淘宝村中,沿海六省集中了96%的淘宝村。而且这些淘宝村很多都已经连片成为淘宝镇、淘宝集群,许多产业甚至跨区域形成了巨大的产业集群形态,这对于现在的地方经济发展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当我们进一步去探究淘宝村的时候,其中以河南省最为典型,出现了一些卖社火或是卖牡丹花画的淘宝村,它们不仅仅把网上的交易放到农村,同时也会让你的内心出现感动。这是因为,在过去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乡村民间节庆狂欢、社火活动正在慢慢地消逝。一方面是过了初五、初六,乡村里的年轻人就要外出打工;另一方面则是随着乡村老人的慢慢老去,这些工艺也无法得到持续传承。

这样的淘宝村出现的时候,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因为不会有很多的城里人去买这些社火产品,一定是乡村的人在买。这恰巧说明了虽然村里面可能已经没有这样的能人去制作这些社火产品,但是他们存在潜在需求,这种乡村传统文化需求的再次复兴,实质上也为乡村的复兴发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信号。因此,通过对这些淘宝村产业的观察,我们对于中国乡村的理解可能会有更深刻的认知。

2、淘宝村的困境与可持续发展

淘宝村也存在很多负面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怎么把它引导到我们的美丽乡村建设上来?比如淘宝村现在的困境。

困境一:过度竞争下的电商产业发展的内卷化

所谓内卷化就是生产了很多,但并不见得赚了很多钱。之所以产生这种问题,是因为电子商务所带来的比较明显的致富效应,迅速吸引了很多老百姓加入,甚至很多地方政府都会热情推动。而当所有人都进入这个市场后,市场的利润势必会被摊薄,摊薄问题的唯一解决招式便是讲价杀价,最后甚至导致利润消失。至此,这种发展其实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恶性的循环,这样发展的结果也肯定不是乡村可持续发展的结果。

困境二:弱管制能力下的乡村空间建设失序

当淘宝村村民拥有一定财富基础之后,建房子、扩大工厂会成为他们迫切的需求,乡村空间会迅速地失序。

困境三:供求失衡下的乡村公共服务功能转移

短时间涌现的临时建设和房子会使很多公共设施不堪重负,更为严重的则是由于乡村公共服务功能的缺失导致这种需求的转移。

3、淘宝村的治理与规划

淘宝村,其实属于一个升级的过程。如果没有乡村治理和乡村规划的主动介入、干预和乡村自发的演进,在中国现阶段的制度环境下,这些淘宝村是跨不过从2.0到3.0的门槛的,所以我把它也称之为乡村发展,或者说淘宝村发展的中等收入陷阱。当一部分人开始有钱的时候,乡村没有办法跨越到让大家都有钱的状态,没办法把这些动力转化到乡村建设,没办法让人居环境变得更好,就也不可能让乡村社会从过去的状态重新升级到一个新的状态。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门槛就在于你能够主动地干预供给侧与公共服务设施的投资和建设,“城乡中国,家国一体”,乡村其实也是中国一个非常重要的体现。

4、淘宝村的类型与划分

通过搜索数据,根据村庄的空间位置和产业类型,我们将2000多个淘宝村分为七类,并做了大概的类型梳理。首先依据产业类型分为三类:

工贸型淘宝村:有加工业且以加工业为主导,基本会经历工业化、城镇化的过程,乡村工业化的空间路径与人居环境改善就会成为进一步发展的重要问题。

商贸型淘宝村:依托既有的市场和基础设施,不大可能出现乡村工业化,但会出现服务业的空间集聚。淘宝村与城市、服务小镇间的交通物流体系,以及淘宝镇的对外交通运输体系与服务业发展环境将成为进一步发展的重要问题。

农贸型淘宝村:乡村工业化的动力和规模都不会太大,电商活动以淘宝村为主要载体,服务产业有在临近小城镇集聚的倾向。淘宝村面临的是村庄建成环境的调整和重构问题,村庄的发展规划与环境改善是进一步发展的挑战。

在这三类产业的基础上,依据淘宝村的空间位置及发展路径的差异,按照3×3的矩阵,我们又做出九种分类,并经过筛选最终确定七类进行分类引导和规划。所以,整个乡村的发展,当有很强大的经济动力时候,如果有很好的规划介入去引导的话,会显示出较好的迹象。

页面: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