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侃华:“互联网+”背景下的乡村复兴模式及城乡规划响应初探

余侃华:“互联网+”背景下的乡村复兴模式及城乡规划响应初探

2017年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现在处于乡村振兴的开局之年。乡村复兴之路的探寻路漫漫,那现在我们处于怎么样的时间节点呢?与规划结合比较紧密的,是 2005 年提出的新农村建设,2008 年的村庄整治,2013 年提出的记住乡愁,2015 年的宜居乡村、美丽乡村建设,2017年乡村振兴战略。

乡村振兴战略提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如何界定城乡关系是一个必要的出发点。我们从城乡统筹到城乡一体化,到近期提出的城乡融合,之前的发展思路都是以城促乡,以城带乡,以城市为出发点。现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意味着未来我们的发展重心不单单是城市,是要求我们把乡村和城市放在一起来进行考虑。

乡村在现实中的一些乱状

当下的乡村作为粮食的主产区,但大量的使用农药化肥;乡村是现代化建设的输血之地,宝贵的劳动资源都给城市进行输送;大多村庄现在存在着空心化的现象;经历了前面几轮乡村复兴的实践,还存在着乡村建设的误区……结合这些,现在乡村的问题很多并且很严峻,尤其是乡村的凋敝和空心化现象,可以说现在乡村是缺钱、缺人、缺理论。

由于乡村缺少基础设施,大都是被城市淘汰下来的,而现在“互联网+”技术的导入,给乡村营造了一个富有价值的空间,带来了一些契机。

“互联网+”的不同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营销的互联网化,第二个阶段是渠道的互联网化,第三个阶段是产品及其制造企业生产运营的互联网化。这是自身内部的,由外至内的互联网化,它势必会和农村结合,也可能会产生和规划行业的结合。“互联网+”已经率先和医疗、物流、金融传统行业开始拥抱,他们获得的不仅是提升和改变。

2015 年,政府工作报告把“互联网+”列为了国家战略。“互联网+”是一种新的基础设施,从规划的角度来说,中央、地方政策齐发力,助推“互联网+”乡村快速发展。可以说传统行业代表着人力,“互联网+”带来了一种外在的资源和环境,这是对传统行业的一种提升。它作为一种能力,乡村要进行连接、跨界、交互和整合。 “互联网+”带来的是一种跨界融合,也是一种创新驱动,对于原本的社会结构、经济结构、文化结构都带来了重塑,打破了固有的边界,以及降低了交易的成本等。

传统乡村规划的误区
乡村规划之前有过度旅游化的导向,忽视本土文化复兴的导向,以及盲目跟风、同质化比较严重的问题。实际中的村庄规划要尊重村民的意愿,要明确控制性、指导性、引导性的全面措施,从道路整治到安全卫生等方面,包括村庄能源设施整治,可以通过七个阶段来进行,摸清家底,分区指引,梳理乡村空间体系,优化项目配置,多规协调、相互融合,风貌美丽和谐统一,针对建设热点。乡村规划采用这种模式有可能会产生新的问题,现在的乡村规划是边学边做,通过工匠来引导设计,一些乡村规划的经验很难成为一种可复制和可学习的工作方法。所以希望乡村规划不一定是传统意义上的规划。乡村复兴,核心本质是“让乡村回归乡村,以乡村的方式重生”,现在社会上有很多模式,农业部 2013 年已经提出了美丽乡村建设十大模式,结合这些模式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范本和借鉴。

页面: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