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凌云:乡村振兴视阈下苏南乡村规划演进及展望

范凌云:乡村振兴视阈下苏南乡村规划演进及展望

乡村振兴战略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一、苏南乡村规划的演进历程总结

对于不同的阶段,其城乡空间分别对应不同的历史进程。
1、乡村发展时期的乡村规划(1978-2000年)
在这个时期乡村还是主体,乡镇企业异军突起,苏南模式的乡村总体是强的,且较早开展了乡村规划。在这一时期苏南的乡村蓬勃发展,城市技术等要素下乡,具有“乡强城弱”的特征,表现为乡村经济发展活跃度更高,乡镇企业一枝独秀。
这个时期的乡村规划以自下而上的乡村单体规划为主。这个时期无论是为了生活还是为了生产,都是以乡村本身发展为主的乡村规划,以乡村为本位,由村社组织,以改善农民生活环境、提高生产效益为目的。但开展规划的乡村数量较少,且规划缺乏区域范围的统筹协调,所以经常出现这个村的工业是控制在本村河流的下游,但又有可能在另外一个村的上游,那个时候可以说是“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生态环境方面可能不是那么宜居。
2、乡村凋敝时期的乡村规划(2001-2012年)
这个时期的城乡关系呈现城强乡弱、城市包围农村的特征,属于高速城镇化阶段,城市主导发展,村镇随时有可能被纳入城市规划区范围。在城乡要素流动中,乡村劳动力、土地等要素输出大于输入,城乡关系失衡、碰撞日趋激烈,乡村凋敝,呈现“城强乡弱、以乡促城”的总体特征。随着乡村数量的急剧减少,城乡空间发生彻底逆转,城市建设用地面积大幅度超越耕地。在这个时期反映出来的乡村规划特征主要是自上而下的镇村总体整体规划,具有浓厚的自上而下式建构的烙印。例如,国家各级政府推动的新农村建设、城乡一体化等政策,其规划覆盖面增大,内容、层次也开始增多,基本上是全覆盖,每个村都做了乡村规划,而且乡村规划突破了乡村行政界线限制。3、乡村振兴时期的乡村规划(2013年以后)

在这个阶段,社会经济转型,城乡关系逐步融合,乡村发展得到高度重视,国家连续出台了很多政策,比如新型城镇化、新常态、乡村振兴战略,以及江苏省特色田园乡村。

在这个时候,城乡关系呈现城乡公平、城乡空间疏密有致的特征。城市建设用地转向挖掘存量、限制增量,抑制向乡村蔓延趋势。在城乡资源统筹下,倡导形成疏密有致的城乡空间,实现城镇高效经济与乡村特色经济并存,构建“城乡公平、城乡共生、空间共享”的新型城乡关系。乡村规划呈现城乡整体规划、上下结合的趋势。乡村规划开始回归理性,规划本位逐渐转向乡村,保留村庄数量增多。在此时期,虽然乡村规划仍由政府主导,但强化了自下而上的调研环节,具有“上下结合”编制规划的趋势,城乡关系趋于缓和。

2013年在“美丽乡村”政策指导下,苏南开展了第三轮镇村布局规划,村庄的保留点明显增加了很多。在镇村布局规划下,又进行了“美丽乡村”“康居乡村”、“特色田园乡村”等村庄规划,规划范围由镇域转换到具体村庄。村庄规划内容趋向综合,并出现了乡村统筹规划等新的规划类型。

4、特色田园乡村

特色田园乡村是江苏省的一个亮点,特色田园乡村立足江苏乡村实际,对现有农村建设的相关项目进行整合升级,并与国家实施的有关重点工作相衔接,进一步优化山水、田园、村落等空间要素,统筹推进乡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打造特色产业、特色生态、特色文化,塑造田园风光、田园建筑、田园生活,建设美丽乡村、宜居乡村、活力乡村,实现“生态优、村庄美、产业特、农民富、集体强、乡风好”六大目标。整合升级村庄整治、美丽乡村等既有工作,探索体制机制创新,推进乡村特色发展和综合发展。

在特色田园乡村规划中,明确要求县、团、点统筹发展。“点”的发展要求每个点都要制定具体的规划设计方案和工作方案。“团”的规划需重点关注试点村庄的关联性和互动性研究,以利于形成空间连绵、整体示范效应明显的区域,“县”的规划展重点关注试点类型和“县”的工作推进、机制创新研究。以点带面,串点组团,通过县、团、乡村地域统筹规划,实现区域层面乡村振兴。

页面: 1 2